热点:
首页      国际   国内   社会   军事      沈阳   视频   图片   评论      体育   娱乐   财经      房产   家居      旅游   时尚   婚嫁   教育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频道 > 民生热线 > 正文
记者调查:农膜残留触目惊心,回收困局如何破解?
时间:2016-07-06 22:18:33    来源: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新闻首页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

从20世纪50年代初开始,随着塑料工业的快速发展,日本和欧美发达国家开始在农业生产中使用塑料薄膜,我国也从70年代末开始使用棚膜、地膜等农膜产品。地膜覆盖有效促进了农作物增产,为农业生产带来了一场“白色革命”。

然而,随着农膜使用范围扩大,其副作用也随之显现出来,尤其是地膜残留造成的“白色污染”,已经对农业环境构成了严重威胁。为深入了解农膜使用和回收现状,记者实地探访了山东青岛的一个小村庄。

农民:“双刃剑”下的担忧与无奈

记者走进村口的一片农田,眼前的景象着实让人吃了一惊:刚翻新的泥土中深深浅浅埋了不少破碎的地膜,清理出来的残膜有的随意堆放在地垄上,有的缠绕在路边的灌木丛上,随风飘动,十分扎眼。

在不远处,记者遇到了正在地里劳作的李建洪老人。在被问到是否使用地膜时,李大爷说:“用!咋能不用咧?盖上地膜保温保湿,庄稼熟的早,收成也比没用好。”

“为啥地里有这么多残留的地膜?”记者接着问道。

“主要是碎了的塑料膜不好收拾,捡不干净,只能翻进土里,几年下来就这样了。”李大爷一边说一边掰开一块土疙瘩,里面缠绕着一小团地膜。他皱着眉头说:“你瞧瞧,都板结了,地力越来越不行了,种下去的苗子容易烂根。”

记者问他旁边清理出来的废膜如何回收,李大爷摆摆手说:“卖不了几个钱的,去镇上回收站又远,村子里好些人嫌麻烦直接就烧了,冒出的黑烟气味重着咧,村子里都能闻到!”

镇子上唯一的回收点离村子有十二公里,考虑到时间和交通的成本,农民们一般不会主动将废旧农膜送去回收,而是等着回收的小贩上门,但是由于农户收集的废膜量少而且分散,加之路途较远,考虑到成本因素,小贩们也逐渐地不愿意来了,只在镇子周边的村子里跑动。这也切断了回收链条最重要的一个环节,使农膜回收在最初阶段就变得十分困难。农民们找不到回收的路子,只能将废旧农膜就地掩埋或焚烧,而残留在地里的农膜只能在土里等待几百年后的自然分解。

“这地包了几十年,不管以后咋样,年年凑合着种呗。”告别时李大爷无奈地说。

企业:利润是难题,加工存隐患

在镇上一家做塑料回收加工的小厂子里,记者又感受到了另一种焦虑。在破旧厂房前的院子里,几个工人正在分拣回收的塑料废品,院子的一角杂乱堆放着数量不多的废旧塑料薄膜。走进加工车间,机器并没有在运转。加工厂的王老板告诉记者,由于设备运行成本高,如果没有囤积到20吨以上的废膜原料,是不开机生产的,而最近废旧农膜回收量不大,只接了一些少量零散的原料,所以生产线经常处于停线状态。近期虽然是废旧农膜回收的旺季,但是由于回收点分散、单点回收量少、物流和人工成本高,企业难以开展大规模的回收,只能采用积少成多的方式进行间断式的生产。

 

“利润很薄,不好做,镇上就剩我们一家在做了”王老板说:“上面给的帮助不多,像咱这样的小厂子,贷款、用地、用电也没有优惠。好几家厂子关掉了。”

通过王老板的介绍记者了解到,废旧农膜的加工流程主要包括分选、破碎、清洗和熔融制粒等环节,最后生成的塑料颗粒再卖给其他深加工厂家,被重新加工成农膜、塑料袋、泡沫板等进入市场进行销售。

走出车间,顺着厂子围墙走了一段,记者发现一根粗大的水管正往围墙外排着废水。王老板解释说,这是清洗废膜后的污水,排到外面的水沟中,最后汇入小河流走。

“其他厂子都这样,咱没有处理的能力,只能这样排了。”王老板略显尴尬的说。

这些未经处理的废水直接进行排放,难免会对地下水、河水以及农田灌溉造成污染,废旧农膜回收中的不规范操作给环境带来的“二次污染”让人不禁感到担忧。

政府:扶持政策缺失,行政管理缺位

镇农业办的小林告诉记者,过去几年,国家多个部委出台了废旧农膜回收的相关管理办法及税收优惠政策,但缺少具体的落实措施、扶持政策和资金支持办法,作为基层政府来说实际操作难度较大。同时,废旧农膜回收治理的归口管理部门一直不明确,责任没有分清,难以有效落实政策。

“对于废旧农膜的回收治理,行政管理上确实还是存在缺失的。乡镇政府、村级组织重视程度不够,行政推动也不够,废膜捡多捡少、收多收少,不够关心,”小林坦诚地说:“我们本地还没有明确的废旧农膜回收利用条例与政策,没有以奖代补、货款贴息等方式的扶持,正规的加工回收企业的境况确实比较困难。”

“当然,也还有一些作坊式的‘三无企业’,没有工商、环保和税务手续,违规生产、排放,对环境的破坏还是比较大的,前期也查处了一些。”

在回收网点建设方面,小林告诉记者,目前镇上的废旧农膜回收点只有一个,整个地区都存在残膜收购网点少、收购网点少、渠道不畅、距离加工企业远,网络不健全的情况。此外,目前初步搭建的农资信息网络平台主要用于农资监管与服务试点,零散种植户信息追踪困难,离实现废旧农膜回收信息化还有很大的差距。

“镇农村综合服务中心配了电脑和网络,可以登到农资服务平台看农膜种类、价格等,但是要是追踪农户和农膜信息还是比较困难。”小林说。

学者:形势不容乐观,需全链条突围

为进一步了解废旧农膜回收的现状和发展趋势,记者电话采访了省农科院的刘老师。刘老师告诉记者,过去30多年,我国废旧农膜回收利用大体分为三个阶段:八十年代,覆膜技术处于引进与试用阶段,对其回收不够重视,废旧农膜主要依托供销部门的废品收购网点进行收购,但多数采取田间地头焚烧、掩埋的办法进行处理; 九十年代,社会资本逐步介入废旧农膜回收加工行业,但大多以简单回收加工低层次的塑料颗粒、碎片出售为主,加工和回收能力都很有限; 2000年以后,加工企业优胜劣汰,升级改造设备及加工工艺,产品也向多样化发展。

“2015年,我国棚膜覆盖面积超过30亿平方米,地膜覆盖面积约2700万公顷,共消耗薄膜200多万吨,农膜年覆盖面积和用量持续多年居世界首位,其中山东、新疆和河北是地膜应用的大省,三省之和约占全国覆膜面积和使用量的三分之一。”刘老师给记者列举了几个数据。

“根据我们分析和预测,覆盖面积和使用量将持续快速增加,应用作物种类也在不断增加。据测定,残膜污染严重的土壤会使小麦产量下降2%~3%,玉米产量下降10%左右,棉花产量则下降10%~23%。要不采取切实有效的农膜回收处理措施,形势将会很严峻。”

刘老师接着告诉记者,农膜残留主要有以下几种危害:一是对土壤和水源的危害,降低耕地质量,析出的有毒物质污染地下水;二是对农作物的危害,阻碍种子发芽和根系生长,影响产量;三是对生态环境和田间作业的影响,造成视觉污染,阻碍农机作业。

“现在亟需在全链条上进行突破,首先要加强宣传教育,营造社会氛围,增强农民对残留地膜回收的自觉性和积极性。其次,在回收网络建设方面,以方便农户交售为原则,从扩大回收服务半径,提高服务功能入手,健全废旧地膜收购网点,培育农膜回收经纪人队伍;再次,在加工企业方面,对重点企业进行生产用地、税收、贷款、用电等方面的优惠和扶持。”

“还要重视新技术的应用,研发新型环保农膜、自动化回收机械,也要打通回收链条的信息通路,建立实用的农膜回收网络化服务平台。”刘老师前段时间考察了几家大型的回收企业,留下了深刻的印象:“像我们本地的新之环保,正在搭建回收“云平台”,利用“互联网+”、构建完善的回收体系。这样的创新型企业越多、发展越快,对促进这个行业发展也是一种推动力。”

刘老师最后告诉记者,当前的重点是要从政策和行政方面入手,抓住关键环节,制定优惠政策,对相关优势企业,给予优惠政策扶持。把残膜回收列入基层考核指标,并细化具体目标要求。形成跨部门的废旧农膜回收利用工作小组,从多层次、多领域确保防治农业面源污染的目标。

结束语

通过实地走访及深入调研,记者愈发感觉到废旧农膜回收面临的形势十分严峻,相关各方也都处在一个“困局”之中,难以挣脱。农业环境正面临着“白色危机”,如何从“危”中寻找“机”,破解农膜残留的“困局”,是值得全社会关注和重视的问题。以新思路、新技术为契机,探索农膜高效利用、清洁回收的有效途径,或许是破解“困局”、维护农业生态的希望所在。

关键字:
分享到:
责任编辑:
>> 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   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匿名发表
网上购物